萨迦王朝时期的藏医药

2016/10/17 15:52:46      点击:
  这一时期,藏医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出现了许多以医学八支为据而编著的典籍,其中以大学者萨迦班智达及萨迦吉尊·扎巴坚赞二位为代表。萨迦班智达著有《八支要义》。萨迦吉尊·扎巴坚赞于1147年编写的《药诊·国王宝库》之首篇《总和台论说·明灯》中阐述了病根“培根”,病佐为“隆”、病毒为“赤巴”。在《上腔叙说》中说:肝脏为血的海、心脏的牛奶、身体的依处、性命的关键,要求避免刀伤。还说肾脏是命脉的坠子、心脏的拉绳等。并在谈论六腑之一生殖腺时.详细说明了其不同的说法.有的认为其光有名而无形体.如水中的月亮.它的功能是吸收饮食,成为身体营养及血液。有的认为它是命脉.而有的认为它是内胰子。有的则说它是有十三个环节、遍体的穴位。如此等等,对不同的说法都作了说明。在谈论疗法时说,“药搭”可使药效渗入毛孔,“火疗”通过火来加温血与“隆”.必此来祛病。“放血”可将疾病抽空.“玛法”将病排出.犹如洗洗净脏衣服一样。这些叙述了疗法的必要性,医生应以秘诀来对待。
  于1284年诞辰的噶玛·让琼多吉,叉名曲吉仁布齐.精通医学及历算。五岁时拜大成就者乌坚巴·仁钦白为师。七岁从堪布贡丹西绕处授沙弥戒。十八岁时曾拜堪布强久和轨范师根教仁饮为师授比丘戒.还曾拜尼多·贡噶顿珠等众多大师.并赴萨迦、娥堆、贡布等许多地方.济利众生。1331年被元朝皇帝邀请到北京。皇帝为其册封并赐国师之印。1334年返藏.过了二年.又应皇帝之请赴内地.住了三年后在内地圆寂淇所著《药效汇总·药名之海》中对830种左右的药效作了一说明。其中从宝石类开始对木药、草药、动物药等的种类及分类、疗效等作了明释.是当时比较齐仓的药典之一,后来的众多医学专家以此书为据,在许多本草中引用。
  与此同时萨遵地区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医师。其中昌迪之后期传承昌迪·释白桑布、其长子昌迪·杰瓦桑布、其弟昌迪·白丹措齐、其侄昌迪·班丹坚赞等任历代萨迦法王之太医,广招藏区上部及下部的众多弟子,传授医学理论及实践经验。如昌迪·释白桑布,从父亲昌迪·索朗本处聆听《八部根本及注释》、《玛强母子》、《行僧医诊三品》等的理论及所传临床经验。在郭西热塘与宇妥巴后人相晤。传授《四部医典》及宇妥巴之实践及歌诀。另外在孜普估奠奎巴期拜姜地医师益希桑布,通晓八支之意,接触了藏区大部分医诊理论,成为众学者中的顶尖。应法王达尼钦奠之请赴萨迦,创八支讲授之规,著有《宴用小册》一书,成为配药之依据。昌迪降白桑市之长子昌迪杰瓦桑布拜其父及比奇自衮等师,精通医学。曾赴宇妥降白之子宇妥措齐尊前,闻习《四部医典》及《实用小册》等之教诫。继承父届寺院并任萨迦传人叔侄的太医增招藏医上下地区的众多弟子,讲授医典。该尊者心地善良、知识渊博,传授知识毫无保留,培养了许多弟子。昌迪杰瓦桑布之弟昌迪·班旦措吉年幼出家为僧。长斯拜其兄厦帕敦·释迦贡为师,圆满研习《四部医典》的理论及实践,掌握要点。以八支的宇妥注释、恰奠奎巴注释及父亲、齐吉、米三者之传闻、大学者乃楚巴·洛桑丛美的注解等为依据,进行长时问的传援事业。著有《解剖明灯》、《药物蓝图》、《医学大纲·知识明窗》、《脉经广注·阳光》、《水经注·词义明释如意宝》、《根本医典·续义明窗》、《后续医典释义·三理明辉》、《根本经释·日光》、《八支总纲》、《仙人传记》、《配药图解》、《煎汁药粉注释》等大小著作十八部,特别是《后续配药图解》一书中记录了各药材的大小形状等均准确无误地用图画形式表述,是为最早的图解之一,并且他很善于绘制具有民族特色的挂图,这对于其后绘制成套的“曼唐”打下了基础。昌迪·白丹措齐之侄班白丹坚赞,根据《根本续》第一章之释以及所代祖辈尤其是白丹措齐之意,结合自已的《六白相配》的特点,为其子朗杰桑布编辑了《教诫金升》一书。第司在《医学概论》中说“尚未见其详细的传承世系。但从《小金升》所载‘木曲’世系来看,从白丹坚赞始依次为昌迪·贡嘎桑布、昌迪·达拉白、昌迪·多吉白桑,彼著有《论说续之释》,并把医学理论等传授给了昌迪·班觉顿珠,并从《大金升》辑一小册授给了其子,还著有比诸《金升》略为简要之《教诫银斗》一书。总之在萨迦曼仲根据父辈之传承,宏扬医学”。由此可以知晓昌迪之传承为何称为萨迦曼仲派一说的缘故了。
  同时期,萨加派、噶举派、格鲁派的寺院中现一些名医,他们都有一些医学著作,对藏医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木旦若柏热赤,著有《医学-庄严之花》。布敦·仁钦竹系噶举派绰普译师的三传弟子,他对龙树所著载有各种药方的医学著作《百方篇》作了注释。巴卧·祖拉陈瓦,藏传佛教噶玛噶举黑帽系第8代转世活佛弥觉多吉的弟子,他著有医学著作《医疗笔记精华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