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药现状及进展

2016/10/17 16:02:31      点击:
  藏医药学的发展解放以来一直处在恢复、调整和积累经验,以适应社会主义体制需要的阶段。只有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实行了改革开放,社会大踏步前进的阶段,藏医药学的科教事业才有了一个彻底的改观。与教育事业一样,藏医药的科研工作才有了一个大的飞跃,由无到有,并很快进入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
  1986年和1996年,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曾召开了两次全区藏医药工作会议,明确了西藏发展藏医药事业的指导思想、方针政策,并采取有力的措施加强了藏医药工作。2000年11月,自治区党委五届六次全委(扩大)会议将藏医药列为自治区重点发展的六大特色产业和支柱产业之一。在自治区“十五”计划中对藏医药事业的发展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把传统优势与现代科技、生产工艺结合起来,吸收先进的管理、营销经验,做大做强藏医药事业。推进藏药企业的规模化、集团化发展,提高藏药研制、开发、生产的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注重藏药材基地建设。力争‘十五’期间建立全国最大的藏药材基地,形成全国的藏医药研究开发生产中心”。
  与此同时,藏药的生产也日益发展,以满足医疗和科研方面的需要。藏医科研事业的发展,还表现在用现代科学的手段和方法,进行藏西医结合研究所取得的成果方面。上述临床方面的研究,都经由现代的科学方法检验和鉴定,如对萎缩性胃炎的患者,都通过胃镜、活体组织检查,进行治疗前后变化的对比,具有说服力。这方面最主要的成果,表现在用现代科学的手段对藏药的开发和研究方面。例如,藏药中有甚多具有疗效好,有开发前景的藏药,对其进行科研的结果,均取得较好的成就。其中如西藏藏医院与华西医科大学合作研究藏药红景天及茅膏菜抗衰老、抗高山缺氧的作用明显,曾以《大花红景天对小鼠缺氧及对大鼠LPO和SOD作用的初步研究》发表,对茅膏菜的活性成分,包括黄酮类、新茚满酮等,被认为是具有国际水平的科研成果。另外,还发现共有11种藏成药有良好的抗菌和消炎作用,所发表的论文均受到各方面的好评。
  近几年来,在《中国民族医药杂志》及其他一些相关的国内杂志上,不断有这方面的学术论文发表,表明藏医药的科研工作正在走上健康轨道。比如《藏诺培根治疗膝关节骨性关节炎的临床疗效观察》《景天红花胶囊治疗冠心病126例临床研究》《藏诺参甘片治疗酒精性脂肪肝的临床观察》《黄埔茯苓胶囊治疗慢性胃炎126例》《藏诺参甘片治疗药物性肝炎临床观察》《五味化庤胶囊快速薄层鉴别与定量测定研究》《归丹沙棘胶囊治疗黄褐斑的临床疗效观察》《二十五味珍珠丸治疗脑血栓后遗症的临床疗效观察》等。
  在整理和研究藏医药古文献等方面,也取得较好的成果,如对藏医古代医学挂图“曼唐”的研究,就取得了很好的成就,发扬了古代藏医药科学和艺术融为一体的科学成果,获得国内外学术界的一致好评。对藏医古代医德的研究,具有十分积极的现实意义,既发扬了优秀的藏医医德传统,也对现实生活中医师的道德修养具有启迪的作用。
  1980年以来,国家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西藏自治区卫生厅和各地市卫生部门,发掘、整理藏医药典籍近百部,及时抢救、整理了一批年事已高的藏医药专家学者的宝贵经验。在继承前辈藏医药学的实践经验和理论精华的基础上,在藏医史、藏医药文献、藏医药学理论、医德与师承、藏药本草等方面的研究都有了新的发展与创新。先后有30余项课题被列入省级以上科研项目,其中13项获得了省级以上科技进步奖。另外,还承担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藏医分卷》、《中华本草·藏药分卷》、《五省区藏药地方标准》、《国家药典》中的藏药标准、《卫生部藏药部颁标准》等国家和省级重点科研攻关课题。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各级藏医医疗机构一方面重视和开展了抢救、挖掘和整理藏医药文献典籍工作,整理和编著出版了一批具有较高价值的论著、书刊,同时又注重学术理论方面的探讨,活跃学术气氛,在不同学术刊物、学术研讨会上先后发表了300余篇学术论文。其中,具有一定影响的论著有:《藏传天文历算大全》、《甘露本草明镜》、《四部医典八十幅彩色唐卡系列挂图全集》、《晶镜本草》、《藏族历代名医略传》、《全国藏医专业本科教学大纲》、《新编藏医学》、《梵文五种拼合读本注释》、《(四部医典总册本集)新注》、《四部医典要注》、《四部医典大详解》等。另外还有原“门孜康”老院长钦绕罗布等所著的《四部医典形象论集》,还有现代藏医学家们新编的近著,其中有《新编藏医学》、《藏医辞典》、《藏医基础学》。现任藏医医院院长强巴赤列还编成一套藏医临床教材,包括内科、外科、妇科、儿科、五官科和方剂学、病理学等等。对于浩如烟海的古代藏医文献,也特别注意整理继承,有不少还重新刻印或排印出版,包括《四部医典》、《月王药诊》、《四部医典蓝琉璃》、《宇妥·云丹贡布传记》、《四部医典·祖先遗教》、《桑吉嘉措藏医史》、《晶珠本草》、《藏医药选编》等一大批古典著作。
  在藏药学方面,也出版了一些新的著作,其中有6个省区藏药专家共同审定的《藏药标准》,除对一些常用的藏药进行规范化的标准作了规定以外,还介绍了最常用的藏成药290种,这是有史以来对藏药学第一次比较规范的著作,对于藏药学的标准统一和藏药学的发展都有很大的作用。杨竞生等的《迪庆藏药》(上、下册),是作者多年深入迪庆地区进行藏药实地调查的力作,对于统一藏药某些品种的混乱具有较大的作用。
   对藏医传世珍贵文物“曼唐”首次公开出版。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四部医典系列挂图全集》,把80幅藏医挂图原图及细部图详尽加以译注。该书共有两种版本,一种是藏汉对照本,一种是藏英对照本。这两种文本的画册出版后,在国内外产生较大的影响得到当年的优秀图书奖。国外藏学界对该书也给予较高的评价。
  2000年11月,区党委五届六次全委(扩大)会议将藏医院列为自治区重点发展的六大特色产业和支柱产业之一。在自治区“十五”计划中对藏医药事业的发展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把传统优势与现代科技、生产工艺结合起来,吸收先进的管理、营销经验,做大做强藏医药事业。推进藏药企业的规模化、集团化发展,提高藏药研制、开发、生产的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注重藏药材基地建设。力争‘十五’期间建立全国最大的藏药材基地,形成全国的藏医药研究、开发和生产中心”。
  经过50多年的努力,这门传统民族医药犹如枯木逢春,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并得到了迅速发展。藏医药机构、队伍、教育、科研、专病专科建设、规范化管理、药品生产等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就。
  近年来,自治区卫生厅组织制订了《藏医医院分级管理标准》、《藏医护理操作规程》,逐步建立、完善了各项规章制度和岗位职责,逐步开展分级管理达标和综合目标管理责任制,努力指导由传统的管理模式逐步向现代科学管理转变。特别是1991年,自治区藏医院和山南地区藏医院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入“杏林”计划后,国家和自治区共投资500多万元对其进行重点建设,1996年被正式批准为全国示范藏医医院。在此基础上,两个医院分别积极创建藏医医院“三级甲等”医院和“二级甲等”医院,成为西藏藏医药行业走向科学管理与规范化管理的“领头雁”。
  综上所述,新中国建立后,藏医学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与旧时的藏医学相比较,它具有以下特点:
  首先,藏医学不再只是为少数人服务。过去,藏医人才极为缺乏,只有少数人由寺庙选送到像药王山这样为统治阶级培养藏医的机构中学习,他们学成以后,基本上只是为上层统治阶级服务,或回到寺庙中行医。广大的农牧民是缺医少药的。现在,劳动人民也享有到藏医院就诊治疗的权利。由于就医人数增多,病人、病种的来源自然也就比过去增加了。实践是真知的基础和源泉,藏医学的进步在短短的几十年间,比过去快得多,这是很自然的。
  其次,50年代以后,我国政府号召西医学习中医、中西医结合,在这个政策的指引下,藏医也进行了藏、西医结合的尝试,并取得可喜的成绩。有不少病种,采用西医诊断检查,藏医治疗,藏、西医共同观察的办法;必要时,还采用藏药、西药结合共同治疗的方法。这样,藏医学逐步走上了与现代医学相结合的道路,更有利于总结经验、提高藏医学的学术水平。
  最后,我们也可以看到,藏医已经从过去封闭型逐步走向开放型。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步伐的加速,愈来愈多的国外学者和留学生来到藏区,学习藏医或交流经验,我国也派藏医专家到国外,或讲学,或参加国际学术会议。通过频繁的交往,使世界更了解藏医,藏医也在走向全世界。